0591-88034570

13075831166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公司文章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范 经 理:13075831166
公司电话:0591-88034570
展厅电话:18650312996
传  真:0591-87486593
邮  箱:1413104403@qq
网  址:fzhbc
公司:福州晋安区福兴大道36号雷耀大厦1层113号
工厂:福州市仓山区盘屿路仁山43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文章 > 污染水体毒性的生物监测方法分析>>公司文章

污染水体毒性的生物监测方法分析

发布日期[2015-01-30]


 据水质毒性分级标准,对水样毒性测定结果进行评价,同时参照水质的理化因子,可以看出,该方法测出的水质毒性能够更好反映出水质污染状况。目前,我国环境监测的主要方法是理化方法。这些方法对单因子测定较为敏感,但不能直接验出污染引起的生物效应,发光细菌因其独特的生理特征而被作为一种较理想的指示生物,发光细菌法因其监测时间短,灵敏度高(细胞基本物质代谢受影响前发光反应先被抑制),并且它是用发光细菌定量表征污染水体毒性的生物监测方法,它能对环境变化作出反应,有助于对水环境进行综合评价,因而被世界各国广泛采用,同一测试水样无论以哪种方式表达结果,毒性评价等级基本一致,造纸厂制浆废水、漂白废水、碱回收废水皆有较强的毒性,漂白废水毒性与废水中含有残余氯量多少有关,有效氯含量高时,测出的毒性较大,并且同一水样,存放时间长,其毒性越低,这是因为废水中的有效氯是挥发性物质,经一定时间存放,毒性相对减弱,总排口毒性较低是因为几种工序废水(包括抄纸、打浆、洗涤废水)混和后,它对发光菌有较强毒性,这与报导相吻合。这是造成毒性较大的主要原因。从行业分布来看,毒性最强的为造漆厂、化纤业,其次为造纸业、冶金行业,毒性较低的有制药厂、食品行业、日用化工行业。它们对发光菌均有很强的毒害。印染厂、染化厂废水中含有大量苯胺、硝基苯或硫化物及挥发性酚等有毒物质,这是造成它们毒性大的主要原因。

福州汇百川水处理工程有限公司

电话:0591-88034570 传真:0591-87486593

  • 主页
  • 深圳好日子心水论坛
  • 资料论坛
  • 神龙论坛公开资料
  • 主页 > 神龙论坛公开资料 >

    张裕股份现金流锐降42%国内外子公司全线惨淡 周洪江高调押宝白兰

      发布时间:2019-05-15 01:07

      虽然“跑赢葡萄酒大盘”,但张裕股份(000859.SZ)已连续七年遭遇增长乏力,陷入了业绩低迷的境遇。

      近日,张裕股份对外披露2018年全年及2019年一季度业绩报告。从数据上看,该公司2018年增长放缓,虽然营业收入51.42亿元,与2011年巅峰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而2019财年则刚开始便出师不利,营收净利呈双下滑趋势。

      此外,2018年财报显示,张裕股份向张裕集团支付的商标使用费用达到7397.6495万元,而2013年以来,该项费用每年都超过7000万元,被投资人和业内质疑侵占上市公司利益。

      目前,国内进口葡萄酒和国产葡萄酒销量出现双降,市场竞争激烈。周洪江执掌张裕股份以来,将白兰地业务视为业绩增长引擎,然而高投入之下,张裕股份白兰地业务表现依然不如预期。

      4月26日,张裕股份对外披露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67亿元,同比下滑7.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同比下滑4.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也下滑3.32%。

      对此,张裕股份表示,“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下滑是由于,为实施‘聚焦高品质、聚焦中高端、聚焦大单品’战略,2018年11月底对低档葡萄酒进行了价格上调,市场有一个承压过程,低档葡萄酒下降较大;低档白兰地由于产品老化,市场比较集中,2018年起呈现下降趋势,中高档白兰地增长额不足以弥补低档白兰地下降额。”

      “进口酒销售政策进一步向歌浓、魔狮等收购品牌聚焦,导致进口酒中非收购品牌下降,拖累进口酒整体不增长;二月份对约两成省级总经理和市场人员进行了调整,需要磨合期,对当期指标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张裕股份在公告中表示。

      同时,除营收净利双下滑以外,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张裕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了41.91%,该公司对此解释称,主要是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下降所致。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1年营业收入达到60.3亿元峰值之后,张裕股份便开启了七年的业绩停滞期。

      4月19日,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张裕股份实现营业收入51.4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5%;净利润为10.43亿元,仅较上年同期增长1.06%。若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张裕股份净利润为9.6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张裕股份也在公告中坦然承认其营收略低于目标。

      与2017年相比,张裕股份在2018年的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速都出现了下滑。根据其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张裕股份销售收入为49.33亿元,较上年增长4.56%;同期,公司净利润为10.32亿元,同比增长5.01%。

      这已是张裕股份连续第七年业绩没有起色。自2011年盈利增长32.98%以来,张裕股份净利润有四年陷入同比的窘境,有三年的同比增速不超过6%,基本陷入增长停滞的境地。

      具体来看,自经历2011年营收和扣非后净利润最高峰后(分别为60.27亿元和18.35亿元)就进入下行区间,尤其是扣非后净利润部分,除2015年和2017年有略为回升现象外,2014年后均为突破10亿元,而且去年的9.86亿元仅相当于2011年的53.7%,数字几乎“腰斩”。

      资料显示,张裕股份自2012年后业绩一直处于“不温不火”态势。数据显示,2012年至去年,张裕股份实现营收分别为56.4亿元、43.2亿元、41.6亿元、46.5亿元、47.2亿元、49.3亿元、5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亿元、10.5亿元、9.8亿元、10.3亿元、9.8亿元、10.3亿元、10.4亿元。券商预计2019年张裕股份净利润为10.79亿元,相比2018年仅增长3.5%,而在投资评级和目标价中,去年10月和11月,四家评级机构都下调了张裕股份在今年的净利增长预期。

      从张裕股份去年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到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可见,烟台张裕-卡斯特酒庄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371万元,同比下滑62.4%;北京张裕爱斐堡国际酒庄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1655.6万元,同比下滑5.3%;西班牙爱欧集团公司实现净利润381万元,同比上涨90%;智利魔狮葡萄酒简式股份公司实现净利润1593.4万元,同比下滑44.7%。

      此外,与2017年年报相比,张裕股份去年年报中重要子公司业绩一栏里,子公司的数量减少了三个。

      记者查阅去年的审计报告发现,新疆天珠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去年实现净亏损690万元,对比来看,其2017年的净利润为1553万元;廊坊卡斯特-张裕酒业有限公司去年实现净亏损348万元,相比2017年亏损了162万元;辽宁张裕冰酒酒庄有限公司去年实现净利润87万元,同比下滑30%。

      值得注意的是,张裕股份此前在2018年半年报中对外披露海外资产有四个,分别为西班牙爱欧集团集团公司、智利魔狮葡萄酒简式股份公司、法尚简易股份公司、澳大利亚歌浓酒庄有限公司。但是,法尚简易股份公司却未出现在张裕股份2018年年报中,主要海外资产只显示其余三家。

      除此之外,张裕股份和张裕集团之间商标使用费一直被投资者质疑。2018年财报显示,张裕股份向张裕集团支付的商标使用费用达到7397.6495万元。

      事实上,此前市场一直质疑大股东张裕集团通过商标使用费侵占上市公司利益。根据披露出来的信息,从2013年到2018年6年间,张裕股份向张裕集团缴纳的商标使用费粗略统计达5.76亿元。

      而按照合同约定,用于宣传张裕商标以及产品的支出仅有6224万元,这些具体信息并未在张裕股份2013年-2018年定期报告中完整披露。张裕股份的中小股东认为,张裕集团的行为某种程度上属于变相侵占上市公司利益。

      “2013年-2018年,张裕集团并未按照约定,用所收取商标使用费的51%进行宣传。”有投资者表示。也就是说,这六年来,张裕集团收到商标使用费后仅拿出约定比例大约两成资金用于宣传张裕商标和产品。

      数据显示,2013年至今,张裕集团应用于宣传“张裕”等商标和合同产品的商标使用费差额累计2.32亿元。

      在山东证监局的问责下,张裕集团承诺将收取的商标使用费比例从2%降为0.98%。张裕股份4月3日晚发布整改公告称,“黄金冰谷”“爱斐堡”“爱菲堡”“爱斐”“AFIP”商标已在2011年正式无偿变更为张裕股份所拥有。

      但由于“张裕”等商标价值巨大,虽然相关各方经过多次沟通和协商,但仍未能形成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张裕股份短期内尚无法取得“张裕”等商标所有权。

      2018年,国内葡萄酒行业总体销售金额较为平稳,但进口葡萄酒和国产葡萄酒销量出现“双下降”。与此同时,进口葡萄酒对我国本土葡萄酒的冲击也愈发剧烈。

      于是,张裕股份寄希望于通过换帅来增强业绩。2018年1月11日,张裕股份启用“老张裕人”周洪江出任新一任掌门人,除宣布周洪江出任公司董事长外,还表示公司将聘任原副总经理孙健为公司总经理。

      周洪江执掌张裕以来,对张裕股份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从产品层面,张裕股份对白兰地业务寄予厚望,其在2017年年报中提出,2018年全面实施葡萄酒和白兰地并重的发展策略,将白兰地作为张裕股份在中国市场新的发力点。

      张裕股份新任董事长周洪江也在2018年表示,酒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有各阶段性风口,洋酒特别是白兰地这一品类,无疑将是未来中国葡萄酒业一个主流的风口,“2018年张裕在白兰地的市场投入将达到2017年的两倍,并搭建白兰地专职营销体系。”

      不过其寄予厚望的白兰地业务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记者发现,2018年张裕股份酒及酒精饮料制造业营业成本为19.02亿元,同比增加13.76%,张裕股份称,营业成本的增长主要是原料和包装价格上升所致。

      而成本上涨自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产品毛利。2018年财报显示,张裕股份葡萄酒、白兰地毛利率均处于下滑状态,其中葡萄酒下滑3.45%,白兰地下滑4.81%。并且,上述两款产品在2018年的营收也都增长甚微,葡萄酒业务营业收入为40亿元,同比增长4.46%,白兰地业务营业收入为9.99亿元,仅同比增长0.94%。

      值得注意的是,张裕股份还确定了2019年的经营目标,将力争实现营业收入不低于53亿元,将主营业务成本及三项期间费用控制在37亿元以下。

      为此,2019年,张裕股份将加快新产品开发,葡萄酒将推出新款瑞那、卡斯特、爱斐堡以及丁洛特,以及中低端的葡萄酒代表性品牌,白兰地将推出超高端的“可雅1915”、中档的金奖五星以及低端的派格尔,推动葡萄酒、白兰地、进口酒等多品牌的全面发展。

      白酒专家蔡学飞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在葡萄酒市场需求疲软,销售乏力的背景下,张裕股份一方面要控制成本、管控费用,一方面又要应对进口葡萄酒冲击,使业绩保持增长,将考验着葡萄酒企管理团队的业务水平。”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当前形势下张裕股份想做大白兰地突围,很难形成营收和业绩的支撑,这实在算是周洪江上任以来的一大战略失策。”